html模版章子怡帶娃工作:醒醒聽汪峰歌 願為她拍迪士尼片


網易娛樂專稿9月18日報道(文/多倫多 小玄兒 圖/derick_feng)從美國拍戲歸來的章子怡,近日帶著寶貝女兒醒醒在多倫多展開瞭站臺評審的工作。在電影節的第八天,當地時間9月15日下午,網易娛樂對章子怡進行瞭專訪,期間她大贊瞭多倫多的好天氣。

關於自己這次作為評審,嘗試用不同的角度去觀看電影,以及關於中國電影市場現狀的看法。談話間,雖然已為人母,但是章子怡還是那個隨性的大女孩兒,很享受現在一邊工作,一邊照顧女兒的生活狀態,甚至透露瞭一傢三口的很多相處細節,比如女兒醒醒聽到老爸汪峰的歌時會十分開心,而章子怡自己也表示願意為瞭女兒接演迪士尼電影。

關於自己即將上映的新片《羅曼蒂克消亡史》,她更是回憶道,每次都是像扒一層皮一樣,把自己全部掏空去進入一個角色,去詮釋演繹的過程還是很過癮的。

在多倫多看片、做評審“喜憂參半”

相比戛納的評審工作更輕松一些

網易娛樂:怎麼樣,這兩天看片的日程緊張麼?

章子怡:其實我現在已經把片子全部看完瞭。一天兩部,每天下午四點開始,第一天是早上9點多開始的,然後下午4點多,8上八點多。

網易娛樂:這次本來要作為《羅曼蒂克消亡史》的女主角、以及《對話》單元的嘉賓,還有《站臺》單元的評委,三個身份來到多倫多,有沒有覺得會有些壓力?

章子怡:其實壓力不是很大,因為做評審會緊張一些,因為平時我們作為觀眾看電影的時候,如果不喜歡這個電影,你就可以起身走掉,但是作為評審,你就要從頭看到尾。當然這個過程中,你也會覺得有些折磨人,所以過程裡也是喜憂參半的。好的電影你會有很強烈的感受,但是不好看的,你也要把電影看完。

網易娛樂:這次也不是你首次在電影節做評委瞭,跟以往的戛納評委工作,有沒有什麼不同的感受?

章子怡:其實在我的經驗當中,像戛納那種主競賽的單元,還是壓力會很大,尤其是跟很多的評委合作。其實我很想聽更多的人去評價一部電影,因為我們平時看電影,比如大傢都看瞭《第一夫人》,結束後我就很想問別人,你是怎麼看的?因為每個人都會關註不同的點,這個是看電影讓人快樂的地方。

所以那個時候在戛納我覺得自己很幸運,電影節的主席對我很欣賞,在我特別年輕的時候就給瞭我機會去參與和學習。那這次在多倫多,就輕松很多瞭,首先電影量就不是很多,一共就12部,不像戛納一上來就要20多部,真的很辛苦。那這次一共就三位評審,大傢溝通起來就好很多,比如你跟兩個人“打架”,與跟另外八個人“打仗”,是完全不同的事情。

網易娛樂:那這次有同另外兩名評審“打仗”嘛?

章子怡:(笑)其實也有,為瞭一部電影,小打瞭一下。具體哪一部就不方便透露瞭,但是最後得到大獎的作品,肯定是大傢都用共鳴的,你們看到最重的結果就知道瞭。

網易娛樂:那這次和佈萊恩·德·帕爾瑪一起做評審,有什麼不同的感受嗎?

章子怡:因為我們之前是沒有這樣面對面的交流過,其實他還找過我拍攝他的電影。

關於華語電影市場的“舉步維艱”

向兩位評審推薦馮小剛新片《我不是潘金蓮》

網易娛樂:今年到現在為止,這麼多電影節裡,從戛納到威尼斯,我們看到華語片並不多,你怎麼去看近年來華語片的市場?

章子怡:這是個特別好的問題,這次看片,我有兩部電影印象特別的深刻,一部花瞭600多萬人民幣,一部花瞭25萬美金,也就兩百萬人民幣不到,但是整個電動床電影的完整性都很好,所以我也跟兩位評委聊,現在中國的電影市場裡有很多流動資金,但是我們反觀像站臺這些電影,可能12部裡有10部,中國電影的是不讓拍的。我相信其實我們是有很多有才華的導演的,也有很棒的題材,但是這個環境,給我們的感覺是“舉步維艱”的,當然我的這個形容也不一定準確。

網易娛樂:那另外兩位台灣電動床工廠評審對中國電影的市場有什麼瞭解或者看法麼?

章子怡:大傢都會知道中國電影的票房特別好,但是比較少知道我們都有哪些好電影。所以我也有推薦這次馮小剛的新片《我不是潘金蓮》,是關於什麼樣的題材,讓他們覺得,原來這樣的題材也可以拍,還是很意外的。

網易娛樂:那你同時作為電影的制片人,你有想過未來計劃拍攝自己的電影嗎?

章子怡:其實這次看片感受很多,我都很想去考慮拍一些小電影,我都有這樣的沖動,我是指導演層面的沖動,但是還是覺得要想清楚在去做。

隨性做對的事,帶著寶寶一起工作很high!

有娃後愛上唱歌,希望接拍迪士尼電影

網易娛樂:那你現在有瞭傢庭和孩子之後,會變得更強迫癥一些去規劃未來嗎?還是會遇到事情更加的順其自然?

章子怡:我真的是一個特別隨性的人。其實這次多倫多電影節的邀請,是我在離開美國前十天才得到的消息,我當時已經準備帶小孩兒會國內瞭。當你獨身的時候,你可以自己去決定所有的事情。但是當你有瞭傢庭瞭,你就要給老公打電話,其實他也很想孩子,醒醒陪我在美國拍戲待瞭好幾個月。

所以我也要去認真的考慮,要不要做這件事情,可不可以帶著孩子過來,這邊空氣也好啊,還有動物園啊,就開始想怎麼樣對孩子好。當然,同時對我的事業也很重要。汪峰其實他非常理解,他說:“你剝奪瞭你看女兒的”權利,但是其實他都很包容的,我有跟他說你也可以過來多倫多啊,但是他在做《中國新歌聲》,他昨天其實還在問:”你該不會這個工作之後又有其他的工作延誤回國吧?”。

但是其實這個工作是計劃不來的,你很難去控制那些突發的狀況,所以你覺得對就做,反正小寶寶也在這兒,所以我還覺得挺hige的!

網易娛樂:那這兩天醒醒的狀態怎麼樣?開心麼?

章子怡:她很開心!我這兩天是四點鐘的電影,六點半結束之後,我就跑回去,有一個小時給她喂一頓奶,然後把她放在小床上,等她睡著瞭,我就再往回趕這樣。但是我覺得很快樂,很充實,很踏實,寶寶在睡覺,我這邊看電影,我覺得特別好。

網易娛樂:那現在有瞭寶寶瞭,以後在角色的選擇上,會不會考慮的范圍更廣瞭?

章子怡:如果有迪士尼的電影,我會特別願意去演。這樣至少有一部電影,她是可以看的。

網易娛樂:那在又瞭寶寶後,最大的變化是什麼呢?

章子怡:我覺得最大的是,我以前是不唱歌的。現在就經常唱兒歌,我的手機裡現在最多的就是童謠,各種各樣的兒歌。我帶醒醒去上遊泳課的時候也是,老師帶她做不同的動作時候,也會有不同的歌,我覺得歌曲對小朋友的影響真的很大,會加強她的意識。

網易娛樂:那你會給寶寶聽汪峰的歌嗎?

章子怡:你知道嗎,坐車的時候,我會給她聽。然後她爸爸上一張專輯有很多情歌,她聽瞭就很開心。

網易娛樂:感覺你孩子之後,還有生活很大的改變?

章子怡:對,其實是這樣,因為有瞭孩子之後,很多事情再累,特別晚休息,她如果有遊泳課或者別的課程,我的通告即便是10點鐘,我也會7點起來帶著她去,陪她吃早飯,帶她去上課,即使我是在一個很缺覺的狀態,這個我覺得作為一個母親,是天經地義的,為她做所有的事情,都是應該的。

操心張揚新片《皮繩上的魂》國內票房

否認出演王傢衛新片《繁花》的消息

網易娛樂:那你介於自己演員和制片人的國際化影人的地位,有沒有想過去促成一些,中西方的影視合作?

章子怡:我相信不光是我,每一個電影人都有這樣的願望。讓更多的世界電影人一起合作,但是現實很殘酷,我作為演員,我一定要找到對我自己有挑戰的角色,但是可遇而不可求,演員來講,我更希望飾演我自己母語的角色,對我來說是我可以去詮釋的,有巨大的表達空間的角色。

去集合電影人的項目,你就好考慮國外的電影市場和觀眾。尤其是這次經歷瞭多倫多看片的過程,看到瞭很多不丹的電影,加拿大的電影,很多不同的文化,然後你會發現,很多電影就是講述一個小的點,再去放大它。當你是一個電影人的時候,你會很好奇,但是你也會去想,作為觀眾的角度,你會不會去看這樣的一部電影。

所以我在評審的角色裡,會用不同的視角去看一部電影。其實挺難的,觀眾就比較去評價自己喜不喜歡一部電影,但是作為一個電影人,我就很難去評價,要顧慮的事情還是很多的。除非你就是想做一個簡單的商業電影,隻要你還有一點做導演的野心,要去表達對人生、人性的認知,你就要考慮你要拍多大預算的電影,到底為瞭什麼而去拍這個電影。所以在中國,大傢不要以票房來當作好壞的標準。

那天我和張揚見面,我還在跟他聊,雖然他的電影我還沒有來得及看,但是我就問他,你的電影花瞭多少錢?花瞭多少時間去做這個事情?我就說這個電影怎麼辦呢?怎麼去宣傳?其實跟我沒有任何的關系,就是替他操心。然後他說,你真的是當瞭媽瞭。因為我就說,我確實很尊重你們這樣的導演,還在由衷的拍攝那些,發自內心感受的電影,但是市場怎麼辦呢,你這個電影不會大賣的。他也知道的,但是我就建議他,你能不能去談一個藝術院線,給你一個長期的作品展映。

這樣的導演在我的心中,他不賣錢,但是他是名副其實的在做一名導演。我相信國內還是會有一群觀眾,會想去電影院看這樣的電影,但是我們還沒有培養出這樣的一個市場,我們現在市場大傢都喜歡老少皆宜的片子,這個沒有對錯。你要去賣票房,你就要去拍大傢都喜歡的電影。

這次的參賽作品也是,相信很多就是在電影節裡才能看到,你不可能買到票去看這些電影。所以這個也是多倫多電影節有意思的地方,在這裡一部電影你不喜歡,你馬上可以換一個電影院,看另外一部電影,因為每一天都有很多的電影在放映。這就是我的一點個人感受,(笑)還好我現在就是一個演員而已。

網易娛樂:那關於王傢衛的新片《繁花》的拍攝,你有確定的消息嗎?

章子怡:誰說的!我也不知道的。

網易娛樂:那你做瞭母親之後,在看電影的時候遇到同樣的演員角色,有沒有一些不同的電動床感受?

章子怡:沒有,我其實還分的很清楚的。還好我現在的階段還是很high小baby的,還沒有到那個階段。但是我們這次很多電影是講父母和孩子之間的關系,我會覺得培養一個孩子太難瞭,我會覺得如果有一天,醒醒這樣子跟我說話,我會哭死的。但是還早,我現在還很享受跟小baby互動的階段。

網易娛樂:關於今晚的對話活動,你準備的怎麼樣?心情如何?

章子怡:對,我還是很開心的,我現在也是一個特別放松的狀態,其實我也不知道要聊什麼,也沒做什麼準備,就是覺得挺好的,可能其中會放一些我之前作品的片段,然後跟大傢聊聊當年是怎麼回事兒,怎麼拍攝的,這樣子。

每次選擇角色都讓自己被扒層皮

網易娛樂:能不能談談《羅曼蒂克消亡史》這部電影你拍攝的怎麼樣,期待他之後在國內市場有怎麼樣的表現?

章子怡:這次沒來確實有些遺憾,但是我覺得作品來說,導演肯定是還是希望已最佳的狀態呈現在觀眾面前,所以我覺得無所謂等多久,隻要出來結果好就行。過程我拍的時候,其實是很累心的。

我發現我每次選的角色,都是讓我像被扒一層皮似的。這個角色她叫小六,是一個出身很卑微的女演員,但是又特別想當明星,嫁給瞭一個大佬,有錢有勢,但是她的野心更大,還想有自己的社會身份和地位,沒想到這些東西反而害瞭她。其實命運是非常坎坷的,最後又要去完成自己復仇的計劃。

對我來說,人物一定要很戲劇性的,我才會去挑戰,我一看會覺得:我靠,這個過癮啊!這個演起來的肯定會很過癮。但是做演員其實是很被動的,因為你在塑造的過程中,你會把全部的體力、精力、生命力,全部給到這個角色。這也是這麼多年,我自己是這樣過來的,我都會把自己挖空瞭給她。然後會發現,有的時候出來的效果,跟你想象的不一樣。所以我會覺得作演員,有時候真的是太被動,所以也有可能,大傢都陸陸續續作導演去瞭,也可能有這樣的原因,我不知道是不是都是這樣的。所以最後要看導演怎麼去剪輯,但是我肯定是深愛這個角色,葛優大哥選擇的劇本,肯定不會差,相信我,他的角色也特別的有意思。


網易娛樂:那面對這樣很沉重的題材,你是怎麼快速的進入角色呢?

章子怡:幸虧那個時候,還沒有醒醒。其實當我被一個角色迷住的時候,我合上劇本的那一刻,我決定去做,我就已經進入到她的世界裡瞭。我會有很多的幻想,我會想象這個角色不在劇本情景裡的狀態是什麼樣子。

我不是一個會提前作功課的演員,我覺得表演是沒有辦法提前作功課的。除非是歷史傳記,向這次站臺單元的《第一夫人》,你要去瞭解背景,你的狀態是要去模仿,去有進行相似的表演。像小六這種角色,我覺得作功課是沒有意義的,我覺得她是獨一無二的。



本文來源:網易娛樂專稿

責任編輯:李琳鎧_NK4697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創作者介紹

蹦蹦兔的獨白

inx2tzw3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